常熟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举报人恐惧是远比腐败本身更为可怕的力量

发布时间:2019-11-10 21:36:29 编辑:笔名

  举报人恐惧是远比腐败本身更为可怕的力量

  对于社会的良性化来说,腐败现象诚然可惧,但这种被深化和泛化的举报恐惧则更可惧,因为,当人人有着深刻的举报恐惧时,限制和清除腐败现象就将更形困难,不断趋向于不可能。

  据媒体报道:黑龙江双城电视台前女主播王德春最近通过微博举报,称双城市工业总公司总经理、人大代表孙德江曾胁迫她保持不正当关系,并在她怀孕7个月时对其性侵。王德春所举报情况是否属于事实现在尚难确认,但在通过接触了她本人后的报道中,所透露出来的她进行举报的种种恐惧心理和现象,则非常值得社会忧虑。

  王德春11月23日进行举报时并不是在双城市,而是在遥远南方一个城市的小宾馆,且事先编制好一条微博内容后发到上,看到迅速被转载后给予删除,于24日夜再次恢复微博。显然,从遥远南方城市通过微博举报是她精心计划的,这个计划有两个要点:一时远离双城市,二是微博。远离的目的是希望得到人身安全,微博是通过公开方式使举报无法被掩盖而增加人身安全系数。她对采访说:暂时不会踏上双城市的土地,在那里我抬不起头来,我更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。报道说:她躲在南方一个城市一间小小的宾馆内,日日盯着电脑的屏幕,关注着自己的命运,处在极端的惶恐中,她猜测每个和她联系的人的身份,她怕自己受到人身威胁,三天换了三个号码两部,以躲避她担心的定位和锁定。

  假如王德春所举报内容是她对以往经历的真实表达,但也很难有足够证据证明孙德江对她实施的是强奸。如果不能构成强奸而确实有两性关系,则作为双城市工业总公司总经理、人大代表的孙德江构成触犯党政纪律。虽然孙德江的行为属于一种腐败,但王德春所举报的孙德江腐败行为既不严重到要杀头,也可能不严重到要坐牢。这样的一个举报,作为举报人的王德春所怀有的恐惧心理和现象之严重,彼此并不相称。是不是王德春的恐惧就是她的过度臆想呢?也许是,也许不是。也许是,是因为孙德江本人及其他所相关的势力,可能并不会对王德春有什么人身伤害和迫害。也许不是,是因为王德春在双城市有可能遭到严重的人身伤害和迫害。问题在于,作为一个县级市电视台的前女主播,王德春不过是一个普通平民而已,作为一个普通平民的人身安全性极其虚弱,并不能够冒得起遭受严重人身伤害和迫害的险。

  王德春作为举报人所具有的恐惧,并不只是她个人仅有,实际上,举报恐惧已经是社会的普遍心理。王德春说,之前重庆的雷政富事件给了她举行微博举报的勇气,但是,在雷政富事件中,举报人同样也是充满着恐惧,对是否去一次重庆面见纪委人员有如上战场,对每一个细节(比如用身份证登记住宿)都极其敏感,时刻警惕(甚至不无夸张地警惕)人身威胁的降临。举报人有恐惧本是常态,因为腐败行为发生的原因是过大的权力,既然权力过大,就也可能具有打击举报人的势力和能力,自古莫不如此。这些年的特点在于,当维稳作为权力体系的重心工作时候,维稳本身就强化了权力的运用,从而得到强化了的权力就可以将维稳作为手段,既以此增强进行腐败的能力,也以此增加了保护腐败的能力,其中当然就强化了打击举报人的能力。因而,这些年的举报人恐惧已经超越常态,得到了深化和泛化,举报人不管所举报的腐败行为是否严重,不管是否会遭受人身伤害和迫害,都已经本能地臆想着种种可能的危险。

  对于社会的良性化来说,腐败现象诚然可惧,但这种被深化和泛化的举报恐惧则更可惧,因为,当人人有着深刻的举报恐惧时,限制和清除腐败现象就将更形困难,不断趋向于不可能。

  (:冷得像风)

金牛座
电商
环保项目